麻豆传媒星球

西湖银庄外。

西厂蕃子已经将天龙帮的人押走。

蓝染听着庄内的打斗声,一脸阴鸷。

有手下蕃子上前问询道:“大人,里面还有三十六寨的人马,我们不去吗?”

苦涩一笑,蓝染道:“他昆仑派已经插手,我们无须与之力敌。”

“大人,我们准备了这么久,天龙帮已然是……”手下欲言又止,一脸的不甘。

蓝染仰天长叹,轻声道:“可能是天时未至,才有他向天笑出世搅局。”

手下抱了一下拳,低头退下,西厂开始撤离。

再看了一眼西湖银庄,蓝染低头喃喃道:

“楼缓,我不会是下一个你,冒然发动,怕是重蹈你的覆辙。”

飞身上马,蓝染再对着西湖银庄冷笑一声,自语道:

“黄善名善,实非善类,且看你昆仑派如何应对!”

天然美少女凤香奈芽居家可爱挑逗写真图片

说完,拍马而去。

…………

黄河九曲,原名黄善,字世仁,飞来镇本地人氏,原为镇上豪富之家。

家有良田、不思饥寒,又有娇妻、生活甜美。

后来不知什么原因,黄善之妻暴毙,黄善也出家当了和尚。

然而,却是在其出家不久,黄善整个家族遭了贼人。

连老幼妇孺,连带仆人死了有几十口人。

事发后不久,黄善就还了俗,至于他一身功夫何来,却是无人知晓。

只知道其人在家遭巨变后,就背景离乡,后在北方武林成名,却又是在成名后南下归乡,一统了西湖三十六水寨。

在天龙帮崛起时,毅然投入到天龙帮麾下。

作为一名大宗师来讲,黄善的这一番操作可谓是奇葩。

什么是宗师?

一宗之师,贯通阴阳,领武道大理,可开山立派传武於世。

然而,黄善明明势力以成,却是不开山立派,后又是甘于为他人效力,实在是让人琢磨不透。

故,在黄善身后,多有人以老怪物称之。

一是指,黄善年纪确实很大。

二是指,此人性子古怪。

第三嘛,却是指的他的武功。

黄善随身挂有八个血色骷髅,任何一人目睹之便觉其凶厉。

但是!

凡与黄善交过手的人都知道,其武功十分怪异。

明明真气邪祟,却又有玄门正宗的浩然大气,让人傻傻分不清,其人是正是邪。

现在。

石破天与铁欣兰也是如此感受。

而老怪物黄善亦是被二人武功勾起了好奇,开口便道:

“尔等所用,可是昆仑派九天应龙神掌,与观音禅院多罗叶指?”

铁欣兰知道石破天不擅言辞,又看着边上被打伤诸人,这便抢上一步回应道:

“前辈目光如炬,晚辈所使正是多罗叶指。”

知道铁欣兰在争取时间,石破天退到后面,立即先帮巴图等人稳住伤势。

九儿与萧十一也是各自服下丹药,加紧调息。

那厢,黄善不知在想什么,像是回答,又像是在自言自语说道:

“玄门阴阳掌法,释门大道指法,不错不错!难到是老夫运气来了?”

就见黄善从怀中拿出一枚玉质骷髅道:

“这上面有老夫刻下的一门两家功法,与你们两个功法相易如何?”

如果向天笑在这里,搞不好还有可能,铁欣兰等小辈绝对不可能拿师门绝学去交换。

不过,现在要为众人争取时间,铁欣兰朝着黄善款款一福身,有意问道:

“晚辈学识浅薄,不知何为一门两家功法?”

想是对铁欣兰的态度满意,也是自持自己大宗师修为,黄善到是不在乎铁欣兰的小心思,开口说道:

“这是道、释两家功法合成一门的绝学,天下绝无仅有,小丫头妳拿回去,银叶老尼姑绝不会怪妳。”

说完,黄善又是一瞥昆仑派弟子,将手中玉质骷髅一扬,言道:

“老夫这门奇功,天下无双,你若换了回去,那向天笑必然欢喜!”

石破天老实,这就收功回气,站起身来,朗声道:

“我师尊早就创有一门《昆仑大般若三十六式》,亦是佛道合一的掌法。”

黄善乍然一惊,急声追问道:“小子此话当真?!!”

萧十一这时站起身来,拦在石破天之前,开口道:

“我师兄所言自然是真的,前辈若想一窥,可寻我掌门师伯印证。”

黄善一怔,向天笑的武功他是亲眼目睹,要不然他也不会想着去换石破天的九天应龙神掌。

沉吟一下,黄善开口道:“有时间老夫自然会找向天笑印证。”

这话回答的然无错,不过在众人听来便知,他黄善是怕了昆仑掌门。

心中冷笑,萧十一将手一拱,出声道:

“既是如此,我等晚辈就此告辞,待回禀师门后,再来寻前辈印证武学。”

说完,萧十一就欲带人离开。

“慢!”

黄善出声阻止,阴笑道:“你这小子滑头的紧,差点被你敷洐过去。”

石破天拍了一下萧十一的肩膀,后者会意退下身来。

踏前一步,石破天朗声道:

“师门绝学绝不可易!”

脸色一沉,黄善将玉骷髅头收起,摘下胸前所挂八个血骷髅头,沉声道:

“既是如此,尔等便不用走了。”

“等等!”铁欣兰连忙插话进来,给了石破天一个眼神,又朝着黄善一福身,言道:

“前辈如此执意要换,总得给我们晚辈说明演示一下才好。否则!我等换了回去,免不得师门责罚。”

沉吟了一下,黄善觉得铁欣兰言之有理,也不怕这一干小辈耍什么花招,直接朗声道:

“此功老夫取名为‘飞来头’,是结合了‘阿那律神功’与飞来峰上掌印领悟结合而成!”

铁欣兰都不用装,确实是惊讶,开口问道:

“还请前辈再解释详尽一些,毕竟我等的武学前辈都是看过了,如果可能还请前辈演示一下。”

至此,昆仑派几人都是知道铁欣兰的用意了。

面对大宗师,几人绝无幸免,但如果知道对手功夫详细,指不定还能搏出一丝生机。

再是沉吟一下,黄善将手中八个血骷髅抛上天空,双手合什长声道:

“阿那律即为无灭、如意、无障、无贪、随顺义人、不争有无之意……”

随着黄善的解释,八枚血骷髅不断在空中变化着位置。

竟然是江湖罕见的御使之法,此法与御剑术等同。

那厢,昆仑派诸人皆是一惊,九儿突然出声道:

“退!”

众人立即飞身急退。

黄善见之,以为众人这是为了让他分心,手一挥,八枚血骷髅就朝众人追去。

“啾~~~!”

一声鹰鸣响起,空中急坠数头大鹰,每一鹰各自抓向一枚血骷髅。